/index.php?id=235&project=news 贵州金沙酒业集团 - 众彩娱乐,众彩娱乐官网,众彩娱乐官网APP
当前位置
首页  > 新闻动态   > 集团新闻

金沙61年,苦难中盛开的繁花(上篇)——金沙六大自信之历史篇

作者:admin 来源:本文来自糖酒快讯2019-03-13 时间:2019-03-14

导读:?匠心源自传承,这句话用来形容金沙再合适不过了。

匠心源自传承,这句话用来形容金沙再合适不过了。

近年来,贵州白酒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既有省委省政府的政策支持,也得益于“贵州茅台酒”的强势带动,更受贵州酱香白酒的整体驱动。

金沙酒业作为贵州白酒的中坚力量,近年来蓬勃发展的态势业内有目共睹,究其原因,几番走访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及翻阅金沙历史文献之后,答案隐隐藏在层层时光之中。

诞生与创业

金沙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代,早在道光时期(1821—1850),源村一地已有窖酒生产,到光绪时期,就生产出酱香型大曲酒,与茅台烧同宗。据《黔西州续志》记载,当时金沙所产白酒就有“村酒留宾不用赊”的赞美诗句。

到30年代,茅台酿酒师刘开庭来到金沙源村传入茅台酒工艺,酿造生产“义斋窖酒”,成了金沙回沙酒的前身;再到1957年,工艺、技术得以提高,产品一次成功,正式定名“金沙回沙酒”。

自此,“金沙回沙酒”遂以“香醇味浓,馥郁堪夸”而声誉大振。

上篇1


从1959年开始,国家开始实行限量生产,并大力压缩了食品工业用粮,贵州仅留下11家酿酒企业,金沙便是其中之一。金沙因国家的政策进入了第一个低谷,从1959年产量下降,持续到1961年降到谷底,仅生产窖酒12吨,亏损额达10352元,均是金沙建厂以来的最低记录。

三年时间,金沙酒厂的不少工人渐渐离开了熟悉而且热爱的岗位,被迫返乡去过无依无靠的穷日子,留厂的工人也几乎成了留守人员,吃着国家食不果腹的“大锅饭”。

但苦难是最好的老师,金沙酒厂第一次跌入谷底,同时也唤醒了第一批开始思考金沙酒厂未来发展的“金沙人”,从1962年起,随着国家进入对经济的调整时期,第一批“金沙人”梳理出金沙的正确发展规划:“调整、巩固、充实、提高”。

同时,金沙作为省级名酒,粮食供应量指标得到增加,第一批“金沙人”也积极寻求省委省政府的支持和帮助,对设施和厂房做适当调整以满足生产需求,最重要的,“金沙人”这时已经觉醒质量和品牌观念,实施技术改进,派人外出参观学习,以吸收他人之长,补己之短。

这一效果在1963年贵州第一届评酒会上得以充分体现:金沙酒和茅台酒双双入选八大名酒,为金沙后来的崛起和发展打下无可取代的品质和品牌基础,自此,金沙进入三年左右的稳定发展时期。

1966年,史无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,这是金沙发展的第二次谷底,整整10年,金沙产量上上下下,原料供应无定数,窖酒产量无指标,但在“金沙人”的坚持下,金沙酒厂始终未长期停产,年产量长期徘徊在40吨左右。

也得益于此,金沙因未长期停产,“窖池”得意完好保养,为后面金沙“大发展”时期“产质双增长”做足了准备。

时至今日,我们依然能品饮到“国香典范·醇柔酱香”的金沙回沙酒,都离不开金沙先辈们的付出与坚守。

1976年后,全国政治经济形势迅速好转,金沙原料供应有了保障,产量也迅速提高,因品质与品牌的好口碑,金沙回沙酒一时间成为市场的抢手货。

因此,金沙县委县政府决定扩建金沙酒厂,于1985年获省委省政府批准投入大水分厂的新建,设计终极规模为年生产金沙酒3000吨,次年投入生产,使金沙酒产量激增,1987年达到顶峰,产量高达1600吨。1988年产量达1562吨,销售收入近700万元,利润118万元,是金沙酒厂历史上最好水平。

金沙的这一辉煌,可以说与1962年的技术改进和1963年入选贵州八大名酒关系密不可分,品质与品牌成为金沙这一时期的不可替代的优势。也在这一时期,金沙开始走向祖国的大江南北,雪域高原,使外界开始认识金沙,知道了地处闭塞的云贵高原中的酒乡,金沙酒厂也成为金沙县举足轻重的经济支柱。

据文献显示:1987年,金沙县政府财政收入为1781.55万元,而金沙酒厂贡献的税收在300万元以上,占17.4%,而人均贡献比较,以15万农村劳动力计算,人均贡献65元,金沙酒厂仅有职工577人,人均贡献达5100元。

站在历史的角度,金沙酒厂的诞生与创业,都是一步步都充满着披荆斩棘、逢山开路、遇水搭桥、苦干实干的“愚公”精神,这种精神,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不断发展的一个微乎其微的缩影,不同于资本国家,因为缺少“原始积累”,新中国半世纪多以来的成就,都是劳动人民一砖一瓦,充满血汗与付出所创造的,也正是千千万万个金沙这样的企业,才创造了令世界为之惊叹的“中国速度”!

上篇2

改革与发展

但正当金沙声誉打开,地位渐隆,高歌猛进的时候,历史再一次告诉我们成功来之不易,如何在苦难中坚持、坚守,并寻找正确的发展道路是企业成长的必修课。

1985年以来,由于受投资过热的影响,全国的基本建设投资规模过大,以至严重影响国民经济的正常运行,面临着通货膨胀的危险,金沙内外交困的因素也正在潜移默化的滋生、繁衍、恶化。

这一时期,金沙酒厂并不仅仅只是其中的特例,全国几乎所有数酒企同样面临着这一困境。站在今天的角度,我们很容易分析出得出:对酒企而言,这是市场经济下的第一次“过敏”,因为刚接触市场经济,酒企一时之间无法适应市场的多样性及多变性,同样难以抵御市场变化的压力及经济风险。

但在当时的形势下,作为“第一个吃螃蟹”、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金沙先辈要得出这一结论,所需要的不是“灵光一闪”,而是无数次失望与绝望边缘仍然不放弃的漫长实践。

1988年下半年起,“过敏”症状在金沙酒厂开始凸显出来,在外部无流动资金补充、无原料供应,内部无法统一思想、厂与厂之间为了自身利益相互掣肘的情况下,金沙酒厂逐步陷入困难的境地。

这是金沙的第三次低谷,也是最困难的一次低谷。

1989年,金沙县委县政府将金沙酒厂作为工作重点,给了必要的关心和帮助,多次组织组织有关部门到酒厂实地考察、指导,群策群力,帮助金沙酒厂度过难关。

1992年,金沙县委县政府甚至成立了工业承包集团,采取整顿厂务、返还税收、调整班子、帮助促销、资金注入等措施,企图帮助酒厂爬坡,但由于金沙酒厂缺口太大,问题如山,始终不能从根本上扭转局面。

直到1993年,距金沙第三次陷入低谷已经过去四年,“金沙人”在四年的摸索实践中逐步意识到,在市场经济的发展下,金沙酒厂的症结在于体制不健全,仍然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只生产不及其余的阶段。(这一时期的酒企只负责生产,销售则交给粮油公司)

随着金沙酒厂新的领导班子产生,将“产供销”一条龙全部纳入责权利挂钩的实践中,同时通过适应集资渠道的改革,吸收了大量的社会游离资金参与场内的资金流动,基本上解决了资金缺口。

可以说,这时候的金沙,才算是真正步入了市场竞争的金沙,不仅来之不易也充满了老一辈“金沙人”的血泪!

不仅如此,1993年之前,特别是1985年、1986年,金沙酒厂曾是多也兴旺的综合性企业,是典型的以农业为基础,工业为主导的企业。在1990年、1991年金沙酒厂最困难的时期,为金沙酒厂提供帮助,可以说“养活”了这一时期的酒厂。

但随着体制上的重大改革和市场的疲软,金沙酒厂辖下的企业有的独立、有的停产、有的变卖。唯独金沙酒厂的“金沙人”依然对金沙酒保持着信心和希望,认为金沙酒一定能实现复兴。

老一辈“金沙人”的信心和希望并非一厢情愿,而是有着鼓舞人心的市场基础。

1988年,市场“过敏”后的金沙陷入困境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但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是金沙酒厂大水分厂扩大批量后,质量体系出现问题,甚至出现历史以来大量退货的现象。

就算在这样品牌及质量声誉受损,市场大量萎缩的情况下,金沙打鼓、源村两处分厂生产的金沙回沙酒依然在市场上“独树一帜”,支撑着金沙的市场。

这也说明当时“金沙回沙酒”的市场号召力及消费者对“金沙回沙酒”的喜爱和信赖,从当时流传的“一打鼓二永兴三茅台四鸭溪”口号中可见一斑。

本文来自糖酒快讯2019-03-13